胡同口

胡同口社区|我们的故事
  

《消失的夫妻》审讯口供 (有个水缸)

by crazymoco(), Monday, March 04, 2019, 21:47

审讯口供第三部分:来自张学军的陈述
(注:这里只截取了对案情描述最为清晰的一段笔录。)

问:继续交待?

答:在费县抢完那个女的之后,我们在蒙阴待了几天后又回了新泰市了,赵某的哥哥正好要结婚,就回去帮忙了,我和王吉营两个人白天在汶南镇的飞宇网吧上网,晚上回飞宇网吧附近的大众宾馆睡觉。

在上网的期间碰到了付刚,我们聊了一会,付刚问我“是不是准备干大的?”我说“抢呗”。付刚也就再没说什么,跟我一块上网了。

当天晚上我、付刚二人在飞宇网吧了上了通宵,王吉营回大众宾馆睡觉了。第二天下午我们三人又去飞宇网吧上网,赵某来找我们和我们一起上网,上到下午五点多,王吉营喊着我们到蒙阴,我们就去了蒙阴并在蒙阴的鸿运宾馆住了一晚上。
当天晚上,我说“明天我们到上回去的那个地方,去把他家抢了”,他们三个人都同意了。

第二天我们睡到12点多,起床后我们就坐车来了费县,到费县的时候大概是下午两点多,下车之后找了一个电动三轮车,王吉营对司机说到南外环,到了南外环司机问怎么走,王吉营指挥着司机到了上次我们偷东西的那家北边一段距离后,我们四个人才下车。

下车后我们没敢走大路,绕着带有军队标志的一个大院子后面过来,穿过小树林有个扬水站,我们在扬水站北边等着这家主人回家。我们在小树林里聊天抽烟,我对他们说这个女主人长的很漂亮,我们一会进去把这个女的强奸了,付刚说“我就算不抢也要看看这个女的长的到底多漂亮”。

我们就在扬水站等着他们的, 我还在扬水站废弃的房子里解了个大手,他们三个人在小树林里解的大手。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王吉营站在扬水站上边的一个台子上看见我们准备要抢的这户人家有人了,当时附近很多人,我们也不敢下手。

我们在扬水站附近等着,到了下午六点左右我们看见周围没人了,准备要进这家的时候,这家出来一男一女,骑着一辆踏板式的电动车出去了。我们看他们走远了后,走到他家门前准备爬墙,发现这家院子里装了两个监控探头,付刚主动说“我上去把那个监控弄了”,付刚从院墙西南角上墙走到了平房上,从平房上去后先把西边监控线用匕首割断了,又走南墙把东边的监控线也割断了,割完之后付刚直接进了院,我们三个翻的南墙入的院。

进去之后我们发现上次撬断的护栏还没修上,我们四个人就从这钻进堂屋,钻进去之后找值钱的东西,我看见客厅的茶几上堆着很多盘子剩菜和一块西瓜,我就到冰箱里找西瓜,在冰箱里找到一半西瓜,西瓜上有切口,我就把西瓜掰开分着吃了,付刚到主卧室里找到电脑主机,打开电脑后开始看监控,发现自己剪断监控的事被录下来,付刚不知道怎么删除录像,就说明天走的时候把电脑一起抱走,我在这家厨房里找到一把菜刀,拿到主卧室里放在电脑桌上让付刚拿着的,付刚当时没拿。

我们四个只有付刚手里没有东西,我们三个都拿着匕首,我就对付刚说“要不我把菜刀拿来你使吧”,付刚说行,我就把菜刀从主卧室拿过来交个付刚使了。我们还在冰箱里找到一些雪糕,我们边吃雪糕边在小卧室里等着他们回来。

等到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我们听到门响了,我们就都站了起来,我站在门后,女主人推开小卧室的门进来了,这个女的进来就被我们四个人拿着刀子围住了,赵某攥着这个女的两个胳膊把这个女的按在地上,我、王吉营、付刚冲到客厅里准备控制男主人,男主人拿起马扎子砸我,我用左手挡了一下,付刚和王吉营冲过来拿着刀威胁这个男的,把这个男的逼在东南角上了,他俩让这个男的老实点别动,我问王吉营手铐在哪,王吉营说在小卧室的床上,我跑到小卧室把铐子拿回来把这个男的反铐上了。

拷上这个男的之后,王吉营在这男的身上翻出一个钱包,在钱包里找到三个银行卡,王吉营问这个男的银行卡密码是多少,这个男的一开始不说,王吉营把这个男的踹到了,又在这个男的胸部跺了七八脚。这个男的说了一个密码,王吉营用这个男的的手机查了一下,发现密码不对,又在这个男的身上一顿乱踹,当时我就想杀了这个男的。

我在主卧室找了到了一个插电脑的插排,我用匕首把线割断,我把用割断电线把男主人的双腿绑住了。王吉营转身去了小卧室,我知道他是要求强奸女主人的,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商量好要强奸女主人的。王吉营走之前让我把男主人的裤子脱了。我让这个男的坐在沙发上过了一会,我拿着匕首、付刚拿着菜刀也沙发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个男的的。

坐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当时我考虑着要把这个男的杀了的时候在卧室方便动手,我就架着这个男的,这个男的蹦着去了大卧室了,进大卧室之前我看去小卧室看了一下,王吉营躺在小卧室的床上,女主人跪在床上为他*河蟹*,赵某站在旁边看的,但是这时候在女主人还是穿着衣服的,看完我就去大卧室了,进大卧室后我把给男的绑腿的电线解开了,把他的裤子脱下来了。我问付刚会炒菜吧,付刚说会炒菜,付刚就去炒菜了。

我在主卧室里看着这个男的,这个男坐在床上一直在向我求饶,我没有理他。过了一会付刚进来说他炒好菜了,我让他看着人,我到客厅看看他炒了什么菜。付刚炒了一锅猪头肉,连锅一块摆在茶几上的,我看完付刚炒的菜后,进小卧室看了一眼,看见女主人的衣服已经被脱光了,只穿了肉色的短丝袜,正跪在床上为王吉营*河蟹*,过了一会王吉营又趴在这个女主人身上,强奸了女主人,张文峰就站在床边旁边看着的,我看了一会就回大卧室了。

我回去后问付刚吃了吗,付刚说还没吃,我就让他去吃饭,付刚就出去了。付刚尝了尝自己炒的菜说不好吃,我就对男主人说“你不是厨师吗,炒点菜给我们吃”,男主人说行,我就让他炒点去了,我让付刚把他领到厨房去了,我把手铐解开了铐在男主人右手上了,付刚拿着菜刀看着他去厨房炒的菜,男主人把付刚炒的猪头肉重新加工了一下,我让付刚先吃顺便在客厅看着男主人,我到小卧室去了。

我进去的时候看见王吉营躺在床上女主人半跪在床沿上为他*河蟹*,赵某光着身在站在地上,正从后面强奸女主人,我看了一下就走了。我走到客厅的时候听见王吉营在小卧室里喊着“操”的粗话,男的在客厅坐着的也不敢说话。我看付刚没吃晚饭就去浴室洗澡了,洗了大约十几分钟,我洗完澡听见外面的小狮子狗一直在叫唤,我就让付刚出去把狗弄死。

付刚拿菜刀出去了,我让男主人进卧室坐着了,五六分钟后付刚回来说把狗弄死了。我走到小卧室的时候,王吉营出来了,我推门进去看见女主人光着身子盖着被子,靠着墙坐着的,赵某正穿衣服的,我让赵某出来,赵某穿好衣服和他一起出去了。出来以后我把他们都喊过来,我说“今晚把他们俩都弄死”,我问赵某几点了,赵某说十二点多了,我说“三点行动”,另外三个人都答应了,我也就没再多说。商量完杀人的事后,我又回小卧室了,女主人问我“你们什么时候走”,我说很快就走了。

我说“你陪陪我吧”(意思就是强奸她),女主人说考虑考虑,女主人想了一会说“我陪完你,你们马上就走吗?”,我说“行,你陪陪我,等他们吃完饭,我们马上就走”。我让女主人给我脱的衣服,然后这个女的头向东仰面朝上躺在床上,我趴在这个女的身上,*河蟹*插入她的*河蟹*,来回抽插了二十分钟,我快要*河蟹*的时候拔出来射在她的下阴附近了。

我用床上的红色的被子擦了擦*河蟹*,这个女的也是用这床被子把我的*河蟹*擦掉了,我穿上衣服就出去了。我出来的时候男主人已经被他们押到卧室里了,我到主卧室里看了看,男主人打了背铐,坐在床上的,付刚看见我来了他就说自己要去洗澡,出门后他也没去洗澡,而是去了小卧室,也是去强奸那个女的去了。王吉营和赵某到客厅看电视去了。

卧室里很乱,衣服都扔在地上的,床头柜也倒了,地上还有一个碎啤酒瓶,我看见男主人的右胳膊破了,就问他怎么弄的,他说被地上的啤酒瓶扎破的,我找了个毛巾给他擦了擦血。我问男主人银行卡密码是多少,男主人给我说了两个卡的密码,我就让赵某和王吉营骑着男主人家中的踏板电动车出去取钱。

我打开主卧室和小卧室的门,主卧室和小卧室和对门的,我站在两个门之间,既能看见付刚强奸女主人又能看见主卧室的男主人,付刚一边强奸女主人一边发出“啪啪啪”撞击声的,女主人哭的很厉害,我在主卧室也听得很清楚,男主人在主卧室回脸向南坐着的,一句话也不说。我回主卧室的时候,男主人对我说听见我们强奸女主人的声音就求我们不要伤害人,我就哄他说行。

半个小时以后,王吉营和赵某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还买了四瓶饮料分别是黑卡、冰红茶、绿茶、脉动,小面包,小饼干,瓶装的娃娃酸奶,火腿肠,两包玉溪香烟,三包苏烟。王吉营说一共取了一万一千元,说买东西的花了一百元,我数了下还剩下一万零九百元,我把钱随手装在身上了。付刚还在小卧室强奸女主人的,我带着赵某、王吉营进了大卧室,王吉营在主卧室里找到一条黑布,把男主人的眼睛蒙上了,用割断的插排电线捆住了男主人的双腿,捆好以后我们把卧室的灯关上了,王吉营和赵某去客厅看电视了,我去小卧室看付刚强奸女主人,我看了一会赵某也进来看了,付刚就从女主人身上起来了,说“不行,不射”,付刚穿着内裤去洗澡去了。

我和赵某就在小卧室里和那个女的聊天,这个女的光着身子盖着被坐靠在墙边上,女主人说她小时候的事,说“你们什么时候走,你们快走把,我不报警”,我问王吉营几点了,王吉营说快一点了。我问女的还有车吗,女的说好像没有,我要那今晚就在这住下了,女的又问我我们什么时候走,我说明早就走。付刚洗完澡就躺在客厅南边的沙发上了,我和赵某躺在小卧室的床上,女主人一直光着身子用被子盖着坐靠在的墙边的,王吉营躺在东边的沙发上的。

一点半左右的时候,王吉营把我和赵某喊道客厅沙发上了,王吉营说“胖子想搂着那个女的睡觉”,我说你去吧。付刚进去没几分钟小卧室里传出来女主人痛苦的尖叫声,我就跑进去看了,我进去后看见付刚趴在女的身上正在强奸女主人,我说小点声,说完我就走了,走的时候把门给他关上了,我刚关上门,小卧室的灯就熄了,小卧室里还是传出来付刚强奸女主人的啪啪啪的声音。

王吉营和赵某听到小卧室的动静后,说咱也进去看看,付刚就出来了出去洗澡了,王吉营和赵某进小卧室一会就出来了,没再强奸这个女的。付刚洗完澡回来后,王吉营对付刚说“这个女的已经答应了,你去吧”,付刚说“不去了”就到沙发上躺着了。我就进小卧室里了,这个女的还是光着身子盖着被子坐靠在墙上的,我就到床上躺着了,女主人还是问我什么时候走,我一直没理他。

我在小卧室的床上躺到凌晨三点多,王吉营把屋子里的灯都拉开了,我对女的说把衣服穿上吧,这个女的穿上了牛仔裤,又套上了一个长袖体恤衫,里面没穿内裤也没带胸罩。我让赵某进来看着女的,我喊着付刚、王吉营到主卧室杀这个男的,王吉营在电脑旁边找了一截黑色的电脑上的电线,王吉营让这个男的趴在床上,王吉营站在床上搬起这个男的的头,我把电线在男主人的脖子上缠了一圈,我和付刚一人拽着一头使劲勒他脖子,我们用劲太大把电线拽断了。

我三个人出来找勒男主人的东西,我在院子里的电动三轮车找了一个铁链锁,我跟王吉营说“用这个行吧”,王吉营说“试试吧”,我把铁链锁给付刚了,付刚拿着铁链锁和王吉营进卧室了,我去卫生间解小便了。解完小便我回卧室看见王吉营和付刚正那链锁勒男主人的脖子。勒了一阵后感觉男主人上不来气了,付刚又从主卧室找到两个装衣服的红色塑料袋,付刚先用一个一塑料袋捂住男主人的口鼻,塑料袋破了,又用加了上一个塑料袋捂住男主人的口鼻,直到他不喘气了。

然后我们到了小卧室,我们把女的放在床西头处,半躺在床上,双脚搭在地上,赵某压着女主人的腿,王吉营拿毛巾捂着女主人的口鼻,我进去之后看见还没捂死,就让王吉营换上塑料袋捂女的。这时候付刚进来了,王吉营坐在床南沿,两只手掐女主人的脖子,付刚用塑料袋蒙住她的口鼻,我用右腿跪住她的两条大腿,刚开始我的手按在她的大腿上,她挣扎时手从绳子里抽出来了,我又按住她的两只手。
(犯罪嫌疑人提出吃早饭,民警为其准备早饭,时间大约过了十分钟了)
问:你吃饱了吗?
答:吃饱了。
问:你还有其他的要求吗?
答:没有了。
问:继续交待交代吧?

答:好的。刚开始付刚用的装小面包的塑料袋捂的,塑料袋很硬,捂不死这个女的,后来就我又在房间里找了一个白色的软塑料袋给付刚了,付刚用把这个白塑料袋垫在下面,上面还是那个装小面包的塑料袋,我把女主人的手和腿按住,王吉营用一只脚踩着她肚子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赵某在旁边看着的,又捂了一会,直到这个女的不再挣扎,付刚用烟头烫了一下这个女的胸部,这个女的挣扎了一下,我对付刚说你别折磨这个女的了,付刚说我不烫她怎么知道她是不是死了,说完继续捂住女主人的口鼻,知道女的不再挣扎,王吉营和付刚摸了下这女的心脏部位,发现没有心跳了才确定把捂死了。捂死以后我们就商量着抛尸了。


Complete thread:

 RSS Feed of thread

1555 registered users, 99 users online (0 registered, 99 guests)
www.ht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