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口

胡同口社区|我们的故事
  

诛心之论及其他 (稗史野记)

by fatboy(大胖墩儿厨), Monday, September 03, 2012, 22:00

诛心之论及其他

小许(也不知道是不是以前的虎牙)前来抱怨,说某些音乐版大V转战胡同口之后也不公告一声,令一般同学有被抛弃,被“不带你玩了”之感,虽然现在他在肉联生活美满,但还是忍不住要来抱怨一下下,你们不带我们玩,我们玩得也挺好,气不?:)

照理说,他主要说的是《乐韵书香》板块的事情,和我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也轮不到我废话。但是,在他的文章里,涉及到了当初肉联和胡同口分家的事由,我觉得或许不作一点说明,对于一班新来的,或者半路上来的街坊们会很容易引起误会,至少也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感。

这里,我想完全从我个人的经历出发,谈一下分裂是怎么回事情,肯定是片面之言,希望能抛砖引玉,引起大家的补充和纠正,以期给感兴趣的人以更加完整准确的描述。

我是从大约2001年在肉联上网的,到08年为止,差不多有整整七年的灌水史,我在肉联的灌水量,从任何角度讲,都算不上领先,写的贴子,无论从数量上说,还是质量上说,都不能算位居前列的。

我记得有几次肉联公布过统计数据,以年度灌水量(各ID贴子发言总数年度总计)计算,雁影行舟至少有两年第一,其他如风筝,OGG,EGG,DGG等也名列前茅,我大概只有一年,是排在第十名,刚刚挤进可以被公布的名单,酱子。

尽管如此,肉联的广大网友,还是给予我以厚爱,在我和其他ID发生骂战的时候,除了给予我道义上的支持,而且还在封我ID的时候予以开诚布公的警告。我自己就清楚的记得,作为肉联四大护法,全坛版主的EGG就曾经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老ID,我们不可能不照顾,在你和人吵架的时候不可能不对你多容忍一些的,在我感激地冒出鼻涕泡的同时,他已经全面封杀了我两个ID,使我在肉联的马甲数,一天之内上升到了四个。:)

我虽然对EGG的领导艺术佩服得五体投地,虽然知道自己的中文理解实在太成问题,原来他说的老ID,不是指我这样已经注册七年的“老资格”ID,而是指各种与他关系相对老友的年青(相对我而言)女性ID,但是我依然忍辱负重,依然顽强地灌水在肉联的“闲聊灌水”板块。:)

直到那一年的秋天。

2007年,依照肉联历年来形成的良好习惯,一年一度的肉联迎春晚会正在紧张的筹办之中,当时,比较热门的节目,是夏河和小平等人参加的小品演出,由于这俩上俗称的“水缸”,即“闲聊灌水”板块比较多,于是我们水民,就主动或被动地及时知道了整个晚会筹办,和各个节目排练的进展情况。

突然,有人发现了在某某功的机关报《大积怨》上,赫然刊登了肉联迎新迎春晚会的海报。这不仅在水缸,而且在整个肉联的各个板块,都象投下了炸弹,引起了激烈的反响。

我记得当时就有不少演员抱怨,说我们为肉联演出,是网友自娱自乐,为什么要在这样政治倾向的报纸上刊登海报?为什么要不尊重我们意愿地做这样的事情。

也有参与肉联管理的网友说,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在管理层面商量一下,就自作主张地搞?

更加有参演的演出网友比较激烈地表态说,如果不给一个明确的交待,就罢演。


为了顾全大局,当时许多现在胡同口的街坊,做了大量的解释说服工作,力挺面向广大网友的晚会不受干扰圆满完成。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作为当时网友发表反对意见最多,说话最随便也最自由的水缸,也就是《闲聊灌水》板块,居然在事后受到了最严厉的报复。

大约在晚会结束后不长的时间,《闲聊灌水》板块突然被无缘无故地关闭,广大水友变相被扫地出门,没有通知,没有公告,没有解释。

当寻找对这件事负责的人士时,我们被告知,这位肉联的老板已经出门度假去了,何时回来,不得而知。

一位叫土鳖的网友拍案而起,说,缺了他这个鸡蛋,咱还不做槽子糕了不成,于是自己发奋,在很短的时间里开出了言谈阁,与此同时,怕苏等网友也开发出了《胡同口》,(OK,怕苏坚持说他们在时间上是先发表的,但是我反正先注册的是言谈阁),这样,一帮子水友,才算是有了归宿。

综上所述,我想说的是,事实是,不是谁自命清高,自己找了个地盘转移了然后不带一班子没有了解的网友玩儿,而实际的情况恰恰是我们都是被肉联“不带你玩儿”的对象,逼上梁山,此之谓也!

如果以上这篇文章洋洋洒洒,却只是假设了你的思路而并没有搞对,那就算我“诛心之论”好了!:)

Tags:
飞翔的胖子, 我们的故事


Complete thread:

 RSS Feed of thread

1555 registered users, 87 users online (0 registered, 87 guests)
www.htkou.net